欢迎来到北京印刷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 收藏本站| 公司简介| 公司环境
全国统一热线
15868045588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香港正版管家婆中特网家 > 一家四代人 百年禁毒路 - ### 万象 - 21CN.COM

一家四代人 百年禁毒路 - ### 万象 - 21CN.COM

文章出处: 人气:发表时间:2018-07-09 14:41

  本报老报人黄东生多年关注禁毒,写成60多万字的长篇历史小说《世纪悲歌》。

  这个家族百年来的命运,与广州近现代禁毒史息息相关。从鸦片战争时参与禁烟抗英,父子相继任毒品检查阻鸦片流入乡间。到深感国困民弱,禁毒需先观念奋起,嘱后代以笔为武器。四代五人前赴后继,投入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。

  记者昨日见到了80岁的黄东生,他谨记父辈嘱托,写就了三元里人民禁毒抗英斗争“三部曲”。23年前,作为记者的他所写的内参促使三元里地区开展刮骨疗伤的禁毒运动,数年后成为广东第一个摘掉“毒帽子”的地区。

  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魏丽娜、黄斌

  在白云区均禾街石马村,黄氏家族四代五人100多年来接力禁毒,洗雪“东亚病夫”耻辱,投身于一场人民禁毒的战争中。

  19世纪40年代,在英国被明令禁止的鸦片大量流入中国,并迅速从广州蔓延全国。1838年12月12日,两广总督邓延桢主持禁烟,将一名鸦片烟犯何老近押到十三行洋馆前广场处决。英美商馆的鸦片贩子捣乱刑场,这一侵犯中国主权的蛮横行为,激起广州人民的无比愤怒。

  其中,石马村青年农民黄有钊得知消息后,跟随韦绍光等万多乡勇涌到十三行包围英国商馆,拆毁木栅栏,以砖石瓦块为武器,打碎商馆窗户,严正声讨,强烈要求交出肇事凶手,把贩卖鸦片的大毒枭驱出广州。

  “偷运鸦片毒品输入中国,毒害我民族,还嘲讽我们是东亚病夫,这口气我咽不下。”黄有钊自小痛恨毒品,眼睁睁看着鸦片走私猖獗,同胞受鸦片毒害日深。

  这次声讨中,黄有钊选择在林则徐于广州查禁鸦片之时,自告奋勇担任北郊桥头市毒品检查,阻止鸦片从省城流入乡间。

  禁毒是一场持久战,黄有钊深知一己之力难敌,在年逾六旬之时,他将北郊桥头市毒品检查站的担子交给儿子黄启常,并教会儿子南拳北腿,同毒贩斗智斗勇,查获多批鸦片。

  两位家人沉迷吸鸦片结局凄惨

  时局动荡,西方毒枭输入中国的鸦片越来越多,牢记父亲嘱咐的黄启常心情十分沉重。

  上世纪三十年代,仅他住的“乐善里”一条巷子,不过200米就有三个吸食鸦片者。其中一个还是他最小的儿子阿滔,一个壮年变成脸色蜡黄骨瘦如柴的瘾君子,“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”,不到四十岁就去世了。

  还有一个吸毒者是黄启常的孙女婿,本来家境殷实却因吸食鸦片,变卖多处房产、田地,“败了家”,最后沦落到街边摆地摊,四五十岁的年纪就去世了。

  而另外一个吸鸦片的邻居,家庭经济破产,身体也垮了。

  一个小巷子因为吸鸦片“两死一伤”,这让黄启常认识到,唯有在思想和观念上的奋起,才能抵制毒品危害。他让大儿子黄庭瑞以笔为武器,以文为战,警醒国人远离毒品鸦片。

  1938年,正值日寇侵华,日机在广州狂轰滥炸,黄庭瑞苦心经营的事业被摧毁,两爱子不幸死去,爱妻无辜被歹徒捅死,受到多重打击的黄庭瑞精神濒临崩溃,还要负担起全家9口人的生活重担,写作一事就此搁置。

  世代接力撰写禁毒“三部曲”

  无奈之下,黄庭瑞只能将父亲所授重任叮嘱当记者的大儿子黄石公,“英、法、日列强连续入侵我国,鸦片输入日益泛滥,要张扬查毒品、反侵略、昭后世,除去国家隐患,振兴我中华民族。”

  黄石公牢记这个嘱咐,借着为省港地区报馆跑新闻之便,宣传抗日救亡,收集禁毒史料,正当黄石公拟出写作提纲后,竟不幸在香港英年早逝。

  此时的黄家,因受乡间地主高利贷剥削,已是家空物净。黄庭瑞念及自己年老力衰,只能将当时9岁的小儿子黄东生送去孤儿院。

  临行前的那个夜晚,黄庭瑞把小儿子黄东生叫到床前,嘱咐他一定要努力学习文化知识,写一本查禁鸦片毒品的书,继承兄长的事业。

  黄东生几经磨难,少年时在海南岛上种橡胶,白天做工,晚上点起煤油灯,读从广州带来的语文课本。此后,黄东生做过村治保队主任,因为刊登了几篇文章,调入警队兼做文书工作。

  1965年,经常在报纸刊发文章的黄东生转行到《广州日报》。长达20多年的时间担任政法记者,因部门只有五六名记者,黄东生“公、检、法、司、部队、民政”一肩挑,采访任务重,写作计划一直搁置。

  父亲的嘱咐一直牢记于心,黄东生在工作中有意识地收集资料,做写书准备,“这是我的使命”。

  1997年,为研究挖掘近代史资料,他搬回当年祖辈抗英的战场牛栏岗旁边,走访平英团的后人,史海钩沉,凤凰沱江导航。用了整整六年时间,完成了60多万字的长篇历史小说《世纪悲歌》。此后陆续完成三部曲,反映鸦片战争背景下,广州北郊三元里的103乡民众成立平英团,对外禁毒御侮,抵抗侵略者入侵的历史。

  禁毒战争 不言结束

  1995年,听着三元里禁毒抗英故事长大的黄东生,看到这片土地受到毒品的日益侵蚀,十分难过。

  作为《广州日报》政文部记者的他,实地走访,走遍白云区的村村镇镇,经过认真详细调查,写了一篇名为《白云区逾四千青年农民吸毒》的“内参”。

  时任中共广东省委常委、广州市委书记高祀仁当即作了批示:“内参披露实属惊人,这关系到青少年的健康成长,是民族复兴的一大公害”。高祀仁要求政府、公安等部门,根据省委、省政府的部署,开展大规模的禁毒宣传和坚决打击各种毒品违法犯罪活动。

  被内参点名的白云区三元里的干部群众,知耻后勇,用铁腕打击毒品犯罪,刮骨疗伤,遏制了毒品蔓延,取得了惊人成绩。

  2002年7月,国家禁毒委和公安部对三元里进行了严格的检查验收,三元里成为全国第一批、也是广东第一个摘掉“毒帽子”的地区。

  黄东生告诉记者,他每天都要看广州日报,将报纸刊登的禁毒新闻剪辑成册,为吸毒人员低龄化、新型毒品增多感到忧心,“禁毒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这场战争永远没有结束时。”

  1838年

  石马村青年农民黄有钊积极参加驱逐外国大毒枭的爱国行动

  自告奋勇担任北郊桥头市毒品检查,阻止鸦片从省城流入乡间

  上世纪三十年代

  黄有钊之子黄启常亲眼目睹毒品之害,同毒贩斗智斗勇,查获多批鸦片

  黄启常嘱托大儿子黄庭瑞以笔为武器,以文为战,警醒国人远离毒品鸦片

  抗战期间

  黄庭瑞大儿子黄石公,继承先辈嘱托,收集禁毒史料,拟出写作提纲后,不幸在香港英年早逝

  1965年

  黄庭瑞小儿子黄东生进入《广州日报》,开始收集资料,做写书准备

  1997年

  黄东生完成了60多万字的长篇历史小说《世纪悲歌》。此后陆续完成三部曲,反映鸦片战争背景下,广州北郊三元里的103乡民众成立平英团,对外禁毒御侮,抵抗侵略者入侵的历史

此文关键字:单机卡牌游戏安

推荐产品

首页|家电包装箱| 台面展示盒| 折叠包装盒| 书形盒精装盒| 产品中心| 网站地图| 公司简介| 公司环境